快捷導航
查看: 2294|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FGO原創小說之你不知道的世界觀

[復制鏈接]

18

主題

19

帖子

198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98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8-4-28 23:46:5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FGO原創小說之你不知道的世界觀
[size=0.13]1
  那是,世界重生的景觀。
  「啊……請看看這景色,前輩。」 
  被火焰焚燒的一乾二淨的世界,正逐漸接受光輝重生。簡直如同創世的神話一樣。
  「真的很漂亮對吧?」
  感動得流下淚水,那是一個純白色的短髮少女。
  少女滿身是傷,她的手裡,拿著一個很破舊、甚至斷裂成兩半的物品。
  相信如果不知道那東西本來樣貌的話,無論是誰都猜不出來吧?
  「歷經了那麼久,終于成功了呢……跨越了各個時代,集結了無數戰勝欲望跟獸性,閃耀的希望之星。能做到這件事情。這都是多虧前輩的功勞。」
  少女坐了下來,用手觸摸著某個『已經燒成焦黑』的某種東西。
  「……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事物在等待著我們呢?前輩,那個……前輩會遵守約定,帶我去看看和平的日本、還有盛夏的沙灘?沒錯吧?」
  理所當然,那個東西沒有任何回應。但是少女仍然留著淚水,繼續說著:
  「我是第一次,度過像一般女孩子那樣的生活……我很不安啊,畢竟作為servant。
  人家……還是很不成熟啊……需要前輩、前輩的引導才能夠……」
  終于,從感動化為悲傷。少女不成聲的哭喊了起來。
[size=0.13]2
  那是有如同撼動世界的哭泣。
  「為什麼!為什麼!人理已經修復了不是嗎!這一切都是假的對吧!必須趕快讓前輩接受治療啊!
  博士、達文西醬,為什麼前輩還沒回復原狀!快送我們回去加爾帝亞啊!
  要趕快、要趕快治療才行啊!」
  放下手中破損的物品,少女憤怒的捶打著逐漸復甦的土地。
  耳朵好像聽到某種雜音一般的聲響,但最后那聲音也消失了。
  「吶,前輩!快點醒醒、求求你快醒醒!醒過來對我開玩笑,甚至說我的胸部是棉花糖都沒關系!」
  當然,那個東西還是不會有任何回應。
  甚至還逐漸碳化,化為粉塵。
  少女的表情染上絕望,看著眼前復甦、彷彿接受祝福的世界。
  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色,世界的規則被修復。人類會繼續往前走下去。
  相信著人類在累積錯誤的同時,也會創造出有意義的事物。
  少女在這樣的歷程中,感受到了各種意義的人性。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對國家的熱愛,對善惡的定義,無以回報但是甘之如飴的愛情。對踏出未來步伐的選擇。
  以及人理的希望。
  少女體會到許多,一輩子搞不好都體會不了的事物。
  人性之中體會到自己的感情,她應該要、或者該說絕對要珍惜才對。
  但是現在不一樣。
  少女只是單純、真的只是非常單純的……
  詛咒著這一切。
[size=0.13]3
  「這些東西、這種東西不值得前輩奉獻自己的性命,為什麼……為什麼是前輩!」
  少女如此哭喊著,這是第一次,有著跟她遇到的那個敵人一樣。
  認為人類愚不可及。
  但是她知道這樣不行。
  這等于否定了自己最尊敬、最喜歡的前輩。
  少女做不到這樣的事情。
  但是這份詛咒、這份憎恨究竟該往哪裡去呢?
  少女的腦海中,只有得到一個答案,于是她看著天空。那逐漸消失的異樣景色吶喊著:
  「圣杯!萬能的圣杯,造成英靈之間互相爭奪!萬能的許愿裝置!
  如果你認為,我們這段旅程有著那麼一絲的價值、如果你認為,我這破爛不堪的身體還有那麼一絲用處的話!
  我將我的一切奉獻、全數奉獻!所以拜託!」
  再給我一次機會,只要再給我一次機會就好!
  這一次,一定會守護好的!
  所以——!
  從來沒有任何愿望的少女,有生以來第一次的。
  打從心底許下心愿。
  「請起來,在一次對我露出笑容吧!」
  然后,世界轉暗。
  「快起來!」
  「嗚噗!?」
  肚子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自己的眼前似乎染上一片血紅。
  「哥哥,音也哥哥起來、快起來!」
  但是那樣還沒有完,自己的衣領被人抓住,甚至開始不斷搖晃。
  「喂,不要搖晃!就說了不要搖晃啊渾蛋!」
  被稱作音也的少年猛然起身,當然作為代價的是在自己身上的某個女孩滾了下來。
  「好痛!?」
  「會痛就好,還有小奏要我說多少次?不要直接跳到我的身上來。」
  「誒~~可是不這樣哥哥不會醒過來啊~」
  被叫做奏的女孩都起嘴巴,她現在只有六歲這樣做到還沒什麼問題。但是換言之這意思就是表示她不會改正。
  「……話說我不是有把門鎖起來嗎?小奏你是怎麼進來的?」
  「瑪麗亞姊姊給我萬能鑰匙。很厲害吧~」
  自己不知道究竟哪裡厲害,可能是這年紀的孩子對于萬能這個詞彙感到開心的原因吧?
  「是~是~……那家伙究竟是從哪裡弄到鑰匙的?總之我起來了。快出去我要換衣服。」
  「嗯!哥哥早安!爸爸去上班了,媽媽要你趕快下來之飯,今天瑪麗亞姐姐也在喔!」
  「好好~總之快滾。哥哥要換衣服。」
  撫摸著女孩,自己妹妹綾瀨川 奏的腦袋。少年綾瀨川 音也打了一個哈欠,隨后把人趕了出去。
  并不是因為換衣服會被人看到的關系。而是因為音本人不希望讓妹妹注意到這件事情。
  也就是自己正在哭泣這件事。
  「……如果讓小奏知道,絕對會認為是自己的錯吧?」
  這年紀的孩子只要別人哭,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跟著一起哭。實在很麻煩。
  不過那也是可愛的地方。
  「可惡、淚水流個不停。」
[size=0.13]5
  擦拭著淚水,音有一股打從心底涌現出來的哀傷。
  當然自己也知道,這哀傷不用太久就會自己停下來了。
  「那個夢是怎麼一回事啊?」
  從七月開始就一直停不下來。已經持續將近一個月了。
  幾乎是每天晚上,都會夢到。
  一開始確實是嚇的不清,但是時間一久也習慣了。
  「該不會是前世的戀人……說笑的。」
  如果是這樣那也真的很可悲,說真的夢境裡的那個東西。沒有那名少女喊著前輩的話,還不知道那是人的尸體。那個東西就是有那種慘狀。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少女……
  「真的很可愛啊。」
  稚氣未脫的臉蛋,以及姣好的身材。能夠滿足男孩子喜好的部分全部都有。
  簡直就像是刻意打造、卻又不失均衡的藝術品一樣。
  「好痛!?」
  忽然間,自己的左手背上有點刺痛。
  仔細一看覺得有些紅腫。應該是剛才被小奏壓到的吧?麻麻的……
  「還是趕快換衣服吧。免得瑪莉亞又要生氣。」
  「是啊,我又會生氣的……阿音~」
  「喔!?」
  脫下衣服到了一半,自己的身后出現了聲音。
  那是一個褐色雙馬尾、水藍色瞳孔。身材矮小的少女。
  她的名字叫做瑪麗亞,雖然有著藕斷絲連的關系。但簡單來說就是青梅竹馬。
[size=0.13]6
  「不對,說青梅竹馬感覺也很奇怪。」
  「想說你這麼晚不下樓結果是在是否定我們長達十年以上的交情嗎!?」
  青梅竹馬驚愕的吐槽著,然后隔了沒多久,又像是害羞一般的摸著臉頰:
  「還是說……阿音想突破青梅竹馬的關系?」
  「嗯?沒有啊?什麼突破關系?」
  就像是在期待什麼一樣的,不過理所當然的——
  「是啊……阿音就是這樣呢。」
  虛幻就是虛幻,除非遇到什麼天搖地動的災害。否則不會有所轉變。
  瑪麗亞無奈的垂下身體,說真的這種樣子已經讓她本來就很矮的身高變得更矮了。
  今年跟自己一樣十六歲了,身高卻不滿一百五十五。雖然對某些興趣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很讚,但是這樣下去作為青梅竹馬,音比較擔心的是她的健康問題。
  「話說阿音,吃早餐了。今天是你最喜歡的日式早餐喔。還有伯母弄得,醃漬的剛剛好的蘿卜跟美味的納豆喔!」
  「我常常在想……瑪麗亞是英國人吧?」
  「怎麼現在才問這種問題?我是貨真價實的英國人啊。」
  要不是那髮色,自己真的很想說騙誰啊。
  順帶說明那并不是自己最喜歡,而是這家伙最喜歡的早餐風格。
  而且,不是只有這樣。
  「一個會在房間、看著日本古裝劇,只要有新的拉麵無論大坂京,甚至沖繩都會殺過去,最夸張的莫過于會在房間裡面放金太郎肚兜的英國人?」
  「哼哼~那個肚兜可是真品喔!」
  「真品的頭啊……一個女孩子房間裡面放這種東西不會不好意思嗎?」
  「不會!」
[size=0.13]7
  ……音也差不多想放棄了。
  瑪麗亞跟音也之間的認識已經有長達十年以上的交情。
  從小就是住在隔壁的鄰居,到高中也都是同一所學校。甚至班級還沒有分開過。
  私底下被朋友戲稱夫婦已經不是只有一次兩次而已了,但是很遺憾音也并沒有這種感覺。
  因為——
  「好了,趕快吃完早餐。今天要去掃墓的對吧?」
  「……我可以不要去嗎?」
  「說出這種忘恩負義的話的是這張嘴嗎?」
  「嗚嗚!?」
  臉頰被瑪麗亞捏了,而且很大力。
  「切嗣先生離世也已經超過十年了!在孤兒院的大家都遺忘的現在,我們更是應該抱持著感謝之心啊!」
  「我知道、我知道啦!不要再捏了!」
  因為,看在音的眼裡。瑪麗亞跟自己的關系恐怕不是用青梅竹馬的來形容的複雜。
  聽說在兩人兩歲的時候,冬木市發生了一場,在后世被稱之為冬木市大火,超乎常人想像的災難。
  兩人的雙親就此逝去,但是兩歲的孩子怎麼可能獨自逃跑。說不定連走路都很不穩。
  只是運氣很好的,兩人都被保護了。最后被送往孤兒院。
  那間孤兒院好心的收留了跟自己一樣,因為冬木大火而失去家人、無依無靠的孩子。
  然而多了無數張嘴巴要吃飯,以及無數開銷的孤兒院幾乎都快撐不下去。
  在這樣的時候,有一個叫做衛宮切嗣的好心人。捐了一筆非常大筆的捐款到了孤兒院。
  那是足夠讓所有孤兒都能夠受人領養,甚至還得到了直到出社會之前的龐大金額。
  眾人感謝著他,各自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數年后的某一天孤兒院發來了通知。
  那就是衛宮切嗣病逝的消息。
  院方希望所有人都能去掃墓,藉此感謝他。
  但是除了年幼所以沒印象的音以及瑪麗亞之外,大家都不太想回憶起那件事情。因此幾乎缺席。
  因此這樣,瑪麗亞一直堅持著兩人必須代表孤兒院去掃墓。
  而且還特地挑選了非固定的時段,就擔心衛宮切嗣的家人傷口再次被挖開。
[size=0.13]8
  「切嗣先生,他是最忠實的武士典范!」
  「那只是你的錯覺。」
  哥哥姐姐,快點來吃飯了!肚子很餓!
  聽到樓下傳來抱怨的聲音,這才讓兩人發現時間已經過了很久。
  「快點換完衣服吧,然后,等等掃墓阿音你先出發。我搭下班巴士就好。」
  兩人搬來的地方離冬木有一段距離,就算搭乘巴士也需要四個小時的時間。
  而且那般巴士只有早中晚各一般會到那邊而已,只要錯過早上這一班基本上到那邊就已經是晚上了。
  你這不是跟剛才說的話完全不一樣嗎?
  本來想這樣說的,但是自己也從瑪麗亞露出的苦笑之中得到答案。
  「又是叔叔店面的幫忙嗎?」
  「是啊,這次骨董店有大買賣。要待上一個禮拜左右。想把切嗣先生掃墓的用具跟行李擺在一起啦。」
  「是嗎?」
  確實聽說收養瑪麗亞家的人有著親戚還住在冬木,經營著骨董店。有時候瑪麗亞會在那邊幫忙賺點零用錢(自己偶而也會這樣做)
  「不過一個禮拜……你又想買什麼?」
  「特選豬骨跟高級味噌。還有高級的海帶芽以及麵條。」
  居然不到一秒立刻回答。
  ……各種意義上,音放棄了許多事情。
  「算了,吃早餐吃早餐。」
  「你這什麼意思啦!喜愛拉麵不好嗎!」
  自己真的放棄許多事情。
  「算了……阿音,掃完墓就要趕快回來喔。」
  忽然間,被瑪莉亞這樣告知了。
  「這吹的是哪陣風啊?」
  「畢竟我有一個禮拜不在家。連你也不再的話……小奏會擔心、伯父伯母也會擔心的。」
  「好~」
  「然后接下來一個禮拜,要按時起床、吃早餐,陪小奏玩,還有不能動我的房間。」
  「你是我媽還是什麼的嗎?……總之我不會有事情,我期待土產。」
  「嗯。」
  瑪麗亞害羞的點頭,然后音終于受不了的開口。
  「然后快滾,我還要換衣服。」
  「啊,對喔。啊哈哈哈……」
  奇怪的家伙,音也一邊把人趕走。這次真的開始整理自己。
  「說的好像遺言一樣呢。」
  樓梯間,瑪麗亞拿起了手機,小聲的的對著某人說話。
  難道不是嗎?
  「我、我才沒有!只是擔心阿音而已!」
  既然這樣想就不要讓他在這時候前往戰場。一般民眾只會礙事。
  「……七名都已經召喚出來。在序盤都還沒開始的現在,不會有哪個魔術師會在大白天戰斗的。你就繼續在冬木勘查最適合的狙擊、暗殺地點,順便護衛阿音好嗎?刺客(ASSISSAN)」
  又是骯葬的工作嗎……算了,反正是一直以來的事情。
  「啊……雖然說成功召喚是一件好事。不過為什麼拿金太郎的肚兜卻跑出……啊~那可是貨真價實的真品啊!」
  又是以往的抱怨嗎……算了,反正是一直以來的事情。
  「蘿嗦!繼續干活,我要去吃我的日式早餐了!」
  盡情用吧,我就依照自己的方式執行命令。掛了。
  「啊~趕上了趕上了。」
  總算強趕上巴士,音也到了座位時鬆了一口氣。
  「供奉的東西準備好了……花的話,到那邊再買。」
  記憶之中,冬木有東洋跟西洋風格的兩個公墓。
  切嗣先生屬于東洋這一邊,所以可以攜帶供奉的東西。
  「雖然說不想去,但實際上我也做成習慣了。」
  看著內容相當充實的物品,音也嘆了一口氣。
  雖然沒有那麼夸張,但是音也跟瑪麗亞一樣。很尊敬切嗣先生。
  自己有印象的火災倖存者就有二十多個以上,一口氣提供這些人到足以獨立的金額究竟有多少這點音也不敢想像。
  光是這點自己就覺得有一輩子還不完的人情,如果不是因為不希望傷害對方家屬的內心否則自己一定會想要跟對方鄭重道謝。
  「之前曾聽孤兒院院長說過切嗣先生有一個兒子……想這些也沒有用……睡覺吧。」
  離抵達冬木還有兩個小時。行進中的車上也沒什麼事情好做。
  更重要的事情是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睡午覺的話自己就不會做那個夢。所以最近有睡午覺的習慣。
  「失禮,方便打擾一下嗎?」
  然而在自己正要閉上雙眼的時候,卻被人阻止。
  「請問剛才聽到的切嗣先生,難道是指衛宮 切嗣?」
  那是一個有著長髮的……流氓?
  身材高大,滿身肌肉,最重要的是不悅的神情。額頭幾乎皺在一起了。
  不但如此手上還拿著一根還沒開始抽的雪茄,完全就是某種黑社會人物的長相。
  「啊……失禮。」
  不管在行進中的車輛,流……青年站了起來,來到自己旁邊的座位。
  「這是我的名片。
  上面寫著艾爾梅洛伊二世的名字,難道跟瑪麗亞一樣是外國人?
  「艾爾梅洛伊先生?」
  「請稱呼我為艾爾梅洛伊二世,這姓氏是繼承來的……話題扯遠了,我在英國擔任某間大學的講師。衛宮切嗣的兒子曾經是我的學生,請問你跟衛宮切嗣是什麼樣的關系?」
  「……可以不要回答嗎?」
  應該說回答起來太麻煩了,所以音也不太想回應。
  更不用說感覺這家伙來者不善,照實說的話搞不好會引來某些問題。
  「當然可以,不過這樣的想法可能會讓人覺得你有某種特別的企圖。我承認我對閣下來說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但是只從這點就判斷我是個壞人太過含血噴人了。」
  「曾經在孤兒院受過切嗣先生金錢上的支援,所以在切嗣先生病逝之后每年都會來掃墓。」
  「是冬木大火的……看樣子我做了失禮的舉動了。在這邊向閣下致歉。」
  艾爾梅洛伊似乎是查覺到這問題究竟多麼敏感,收起了不悅的態度。
  「名片上面有我的名字,如果在冬木遇到問題可以打電話來找我。我會盡可能幫忙的……還有,如果可以的話之后的掃墓能讓我同行嗎?對于日本的地理除了秋葉原之外都不是那麼熟悉。」
  「……誒?」
  秋葉原,是那個嗎?
  電器大街的那個,二次元、以及電玩集合地的那個秋葉原?
  「當然供奉的物品金額我會幫忙出的。」
  「可以是可以,能問問原因嗎?」
  「看起來閣下果然是不知道呢……也就是說果然是巧合啊。」
  艾爾梅洛伊二世露出稍微遺憾的神情,最后說道:
  「衛宮切嗣的兩個孩子,在去年過世了。」
  「……什麼?」
  衛宮切嗣有兩個孩子,分別是身為弟弟的衛宮士郎、以及身為姐姐的衛宮伊莉雅。
  衛宮伊莉雅的身體天生就不太好,醫生診斷活不過十九歲。
  為了治療這唯一的姐姐,身為弟弟的衛宮士郎想盡辦法。跟艾爾梅洛伊二世似乎也是在那時候認識的。
  但事實是殘酷的,最終兩人不但沒有治好疾病。甚至都因為意外身亡。
  衛宮家族已經沒有人了。
  「閣下每年都刻意避開節日跟忌日對吧?所以才會不知道。」
  兩人來到了祭拜衛宮切嗣的地方。
  果不其然的,在這多出了兩個名字。
  「儘管公務纏身,但我仍然希望能夠替那個笨蛋掃個墓。」
  艾爾梅洛伊二世劉露出不滿、但同時非常懷念的表情。
  「…看樣子明年開始要做更多準備了。」
  但是對于音也而言,卻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件事情。
  實際上對于切嗣先生他有的感情只有感謝,至今為止也一直在心裡默默的希望他的親屬能夠得到幸福。
  但是,現在這份期待卻毫不留情的消失了。
  音也感到非常遺憾,不過他沒辦法欺騙自己說他很哀傷。畢竟自己連他的長相都沒看過。
所以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感謝您的恩惠所延續的溫暖。」
  音也只緩緩的開始提起水桶,打掃起墓碑的附近。
  最后點了香,插在墳墓的一旁。
  「那,我就在這裡告辭了。」
  「啊……感謝閣下今天的善行,祝您今天有美好的一天——給我慢著。」
  忽然的,艾爾梅洛伊二世露出尖銳的眼神。抓起了音也的左手臂。
  「……這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怎麼一回事?好痛!?做什麼啊!?」
  手背一陣麻辣的刺痛感,而且還逐漸看出某個圖案。
  「白癡,這不可能!七名已經全數被召喚出來才對。在這之中出現第八名什麼的,而且還是個一般人!?難道預備系統被打開?這不可能!」
  尖銳轉變成為警戒,音也一瞬間被壓倒在地上。
  「你這小子是誰!是如何對圣杯戰爭進行干涉的!」
  「你在說什麼圣杯戰爭!?完全聽不懂啊!而且很燙,你的體溫是多高啊!?不要一直壓上來!我是個正常性向的人!」
  「很燙?……嘖,給我起來!」
  「一下子把人壓倒在地一下子要人起來你是怎樣啊!」
  「F●●K!不要在那邊講這些有的沒有的!手上有令咒加上魔術迴路傻傻的一直打開,圣杯戰爭還沒開打就這樣亂來是想害死自己嗎!?」
  「你在講哪國的網路術語啊!想去秋葉原的話我等等畫個地圖給你啦!」
  「F●●K!不聽別人講話的白癡!所以我才說你們日本人除了秋葉原的游戲以外真的最煩人……閃開!」
  自己被臉頰被用力踹了一腳,飛到了衛宮切嗣的墓碑前面。
  在怎麼忍耐自己也到了極限,被壓在地上,之后被踹飛出去。只要是正常人都會發火的吧?
  「你這家伙在干……誒?」
  但是,卻被眼前的景色嚇傻了。
  「嗚啊~~」
  那是一個,不知道該如何說明的奇妙物體。
  白色,兩隻眼睛,沒有手臂只有兩隻腳。
  要說可愛倒是頗可愛,不過自己覺得比較搞笑就是了。
  說起來明明沒有嘴巴為什麼會「嗚啊~~」的叫啊。
  「嘖,埃及神話的召喚獸……這次的從者有一個是那邊來的。小子,快點走!」
  「嗚啊!」
  自己根本不用問為什麼,就知道原因了。
  那個搞笑的生物,居然用堪比子彈的速度飛過來。甚至還打穿了衛宮切嗣旁邊的墓碑。
「……不是吧?」
那東西不是只有搞笑而已。音也頓時雙腳發軟。
  「就說了要你快點走沒聽到嗎!提振精神,不要因為畏懼而在這邊喪失寶貴的性命!」
艾爾梅洛伊二世慌忙的喊著,那奇妙生物也越來越多。
「去冬木找一個叫做遠板的宅邸,跟裡面那個嘴巴不留情的家伙說是我叫你來的!如果懷疑的話就說三年前欠我的中古游戲機馬上交出來!」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在乎中古游戲機……」
音也是個非常平凡的普通人,就算知道要跑起來。腦海卻不聽使喚。
沒事的,前輩……前輩一定做得到的。
「是誰!?」
請跑起來,前輩。
這聲音非常溫暖,甚至該說有種懷念,甚至有種在哪邊聽過的感覺。
請呼喚我,前輩……
左手發出了耀眼的紅色光芒,回過神來一看那居然是個刺青。
「不可能,沒有儀式場所居然可以連接英靈!不對,現在這不重要,小子快點召喚!」
「召喚什麼啊!」
「召喚可以讓我們不會掛掉的存在!做不到也給我做,否則我們都完了!跟著我念!」
說真的,完全不明白。
完全不明白這個滿身肌肉的流氓究竟在說些什麼、想些什麼?
自己甚至有種被耍了的感覺。
「……」
然而,看著旁邊那被打穿的墓碑。
自己也只能接受這一切。
「我、我知道了!」
之后想起來,那大概是自己永生難忘的一件事情吧。
「閉卻(盈滿)。閉卻(盈滿)。閉卻(盈滿)。閉卻(盈滿)。閉卻(盈滿)。週而復始五回。
然盈滿之時便應廢棄。」
彷彿對這段咒語有所感應,那些奇妙的物體全部瞄準音也,開始發射。
「――――宣告。
汝以身追隨于吾,吾將命運系于汝劍。
追隨圣杯之召喚。
若愿順應此意、此理,便回應吧!」
說實話,好害怕。
我只是來掃墓而已,為什麼會遭遇到這種事情?
難道是因為我做錯了什麼嗎?
難道我不能好好道歉嗎?
「于此起誓。
吾是成就世間一切善行者。
吾是誅滅世間一切惡行者。」
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前輩……
然而,那個聲音卻非常溫暖的,報容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聲音就覺得有股勇氣涌現出來。就像是被守護一樣。
「汝身纏三大言靈七天。
從抑止之輪前來吧,天平的守護者啊―――!」
光輝壟罩,顯現在自己面前的。
是超出自己想像的存在。
那是一個稚氣稚氣未脫的臉蛋,以及姣好的身材。幾乎能夠滿足男孩子喜好的部分全部都有的少女。
「夢裡面的,女生?」
「嗯?前輩在夢境裡面看過我嗎?好害羞喔……」
少女用簡直就像是刻意打造、卻又不失均衡的藝術品一樣的笑容對著音也笑了。
「SERVANT Shielder。在此呼應前輩的召喚,前輩,請指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一六八動漫網,168acg

關于我們 商務合作 免責聲明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饋

投訴舉報 意見反饋 用戶協議 論壇規則

須知: 切勿濫用舉報,任何與舉報相關的信息必須屬實!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168acg  

GMT+8, 2019-7-2 15:19 , Processed in 0.263538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正好彩票网黑龙江11选5遗漏